今天是:
主辦單位:中共河池市紀律檢查委員會、河池市監察委員會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廉政之窗 >警鐘長鳴 > 正文

【警鐘】"逍遙官"的平安著陸夢

作者: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2018-12-13 19:50:00瀏覽次數:2102

       2016年2月,經成都市紀委常委會審議并報成都市委常委會批準,決定給予彭州市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主任龍敏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所得;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2017年10月,龍敏因受賄罪,被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八十萬元。

  龍敏因嚴重違紀被組織調查距他退休還有不到兩年時間,除了深深的懊悔,言語中更流露出自我惋惜的慨嘆……

  丟失信仰 沉迷賭博

  2006年,龍敏由崇州市委副書記、紀委書記調任彭州市政協黨組書記、主席。本來是正常的提拔調動,卻讓龍敏有了被組織“邊緣化”的錯覺。在接受調查期間,龍敏曾談道:“自己工作調整后,沒有過去忙碌,愛上了旅游,幾年時間,幾乎游遍了國內的知名景點。”飽覽山河壯麗,龍敏反而更覺“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得意須盡歡”。他錯誤地認為自己已年近半百,政治上沒有奔頭、經濟上沒有想頭、工作上沒有干頭,只能在成都遠郊區(市)縣打轉,是不是應該“退一步海闊天空”了。也正是這種“謀位不謀事”的功利主義心態,使龍敏放松了思想改造,享樂主義和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的思想開始滋長蔓延。

  “打麻將——這種生活方式漸漸地成了我的愛好。唉,麻將這東西真的像毒品一樣,一旦愛上它就天天都想打,一天不摸牌手就癢。越打癮越大,越打標準越高。”

  龍敏毫不諱言自己對打麻將這種嗜好的情有獨鐘,據龍敏回憶:過去,自己平均每周有三天要參加他人安排的各種飯局、酒局、牌局,其中,打麻將占據了大部分業余時間,但仍覺賭癮難消,索性擠出工作時間來“消磨時光”。

  龍敏經常上班脫崗,單位同事對此很有意見:“不知道他在忙什么,經常找不到人,又不好過問。遇到必須處理的公務,只得打電話請示,電話要么不接,要么直接掛斷,好不容易接通,也是三兩句話就打發了。后來知道他喜歡耍,再緊急的工作也只得放一放,等一等。”

  龍敏喜歡打麻將并養成了記賬的習慣,每次牌局結束,都要在賬本上留下明細:打牌時間、和誰打、打多大、輸贏多少、誰給的“底分”……有時一年就要記上滿滿一本,每到月末和年末還會統計一下輸贏情況。

  有了不良嗜好,自然有人投其所好。在龍敏身邊有一個相對固定的麻將圈子,牌友多是“信得過”的熟人、朋友。當然也有個別企業老板通過介紹可以參與“競技”。一回生、兩回熟,在一起玩牌的時間久了,大家便成了信得過的“兄弟伙”,龍敏也成了牌友中的“老大哥”。

  正所謂“無利不起早”,看似漫無目的消磨時光,并不是龍敏“好耍”的初衷,隨著賭癮的增長,賭資也是水漲船高,在接受審查期間,龍敏就提到:“有一年手氣不好,大約輸了40多萬元,但總體上是贏多輸少。”

  然而,高價牌局的背后卻是赤裸裸的利益輸送和權力尋租。

  挾勢弄權 牟取私利

  “有錢就是好辦事,沒錢就要找關系。見人且說三分話,你好我好大家好。論資排輩講官位,橫向縱向比待遇。美女帥哥隨便喊,麻煩的事都不管。”

  這是龍敏寫下的一首打油詩,也是他奉行的處世哲學。

  2009年,龍敏由彭州市政協黨組書記、主席轉任彭州市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主任,因工作關系結識了當地某企業老板廖某。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通過幾次接觸,善于察言觀色的廖某就察覺了龍敏的麻將癮很大,為了和龍敏保持“良好關系”,讓他能在關鍵時候幫自己一把,廖某經常組織牌局,邀請龍敏參加。

  龍敏心知肚明,廖某組織的“業務麻將”就是想求自己辦事,向自己“上供”。準備“麻將基金”、牌桌上“放水”,這些“小技巧”總比向自己直接送錢來得自然。久而久之,兩人的“友誼”逐漸牢固,也讓龍敏徹底喪失了黨員干部基本的原則底線。

  “對請客吃飯、收錢送禮的現象習以為常,自己對此也常抱僥幸心理……以至于后來沒有人送錢了,反而覺得不習慣。”

  “平時多燒香,出事有人幫”。廖某這樣煞費苦心的“經營”終于有了回報,當他的項目出現問題時,龍敏挺身而出,運用手中權力為其“保駕護航”。

  2012年8月,廖某公司的某房地產開發項目部分房屋未按期驗收,出現了延期交房、無法辦理房產證等問題,引發購房群眾多次集體上訪,造成了惡劣社會影響。廖某找到龍敏求助,請其幫助協調解決,龍敏便多次召集彭州市規劃、建設、房管、國土等相關職能部門召開協調會,要求政府相關部門對該房地產項目已賣出的房屋進行驗收,并為這部分房屋辦理產權證,以平息購房戶上訪一事。

  同年,廖某公司的另一處房地產開發項目面臨稅收問題,再次尋求龍敏幫助,龍敏便私下約見彭州市地稅局某領導,要求減免該項目的城鎮土地使用稅。沒過多久,廖某就拿著一份龍敏提供的會議紀要找到地稅局,以此為由,廖某的公司拖欠稅款長達近三年時間。

  喪失底線 晚節不保

  龍敏的成長經歷告訴我們,他曾是一位滿懷理想抱負,靠實干起家的黨員干部。多年前,龍敏在基層時,就帶領群眾挖溝修路、種植果樹,發展集體經濟。在金堂縣擔任紀委書記期間,積極探索鄉鎮紀委獨立辦案和在基層黨組織建立廉政保證金制度,工作成效受到上級肯定……

  回望過去,龍敏不禁感嘆:“灑下過多少汗水,付出了多少努力,取得的成績多么來之不易。然而因為沒有守住底線,最終晚節不保。”

  2015年,廖某被要求協助調查成都市原市長助理門生涉嫌受賄一案。調查過程中,龍敏與廖某兩人的權錢交易問題逐漸浮出水面。隨著調查的深入,還查出廖某和龍敏曾訂下攻守同盟,刻意隱瞞巨額權錢交易的事實。面對諸多違紀證據形成的鏈條,龍敏只得向組織坦白交代。

  經查,龍敏嚴重違反政治紀律,與他人訂立攻守同盟,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不如實申報本人及家人房產情況;嚴重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企業經營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巨額財物;違反工作紀律,干預插手市場經濟活動;違反生活紀律,追求低級趣味。

  “六大紀律”違反了五項,這不禁讓人唏噓:作為一名有著近40年黨齡的老黨員,曾經在兩個縣擔任過紀委書記的領導干部,為什么在他眼中,黨紀國法就成了“腦后掛鏡子”,只照別人,不照自己。

  “雖然單位上有不少規章制度,但誰也不想管誰,誰也不想得罪人,因此各種規章制度形同虛設,我自己也是輕松自由、隨心所欲,想走就走、想來就來。”

  身為單位“一把手”、黨組書記,干著黨的事業、受著黨的教育、拿著黨的待遇,看到提拔有望就精神亢奮、投機鉆營,自覺前途渺茫就萎靡懈怠、消極應付,甚至瀆職弄權、中飽私囊,把黨組織視為“廟里供的神像”,有求必應就頂禮膜拜,沒有好處便不屑一顧,使自己成了游離于黨紀國法之外的特殊個體。

  最終,在黨紀國法面前,“逍遙官”想要“平安著陸”的美夢,化為泡影!(成都市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王小寧)


相關文章:

×
×

微信二維碼舉報平臺

微信公眾號舉報平臺

腾讯棋牌app官方下载